聯系我們
新聞詳情
NEWS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 > 工業互聯網 > 新聞詳情

市場百家爭鳴 企業如何才能決勝工業互聯網?

來源:第一工程機械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06-14

工業互聯網,是實現人、機、物全面互聯的新型網絡基礎設施。其與工業生產的關系,就類似于各種“操作系統”之于手機、電腦,通過上下連接各種設備、儀器、產品及智能化的應用,為工業制造業發展帶來新變革、新引擎與新動力,從而推動行業與經濟邁入智能化、信息化的新階段。

近年來,隨著“中國制造2025”戰略的不斷深入實施,我國工業互聯網發展日漸迎來了良好機遇。自2017年發布鼓勵性政策和指導性文件以來,短短兩年時間,國內已有上百家工業互聯網平臺相繼涌現,同時資本和需求市場也給予了高度的青睞。截至目前,我國工業互聯網平臺已經進入“百花齊放百家爭鳴”的群雄逐鹿時代!

工業互聯網平臺

發展駛入快車道工業互聯網大有可為

預計2023年全球工業互聯網平臺市場規模將增長至138.2億美元

工業互聯網通過系統構建網絡、平臺、安全三大功能體系,打造人、機、物全面互聯的新型網絡基礎設施,形成智能化發展的新興業態和應用模式。作為互聯網的‘下半場’,工業互聯網大有可為。未來10年,投資者最大的機會之一就來自于它!

而作為互聯網的下半場,越來越多的企業還在被工業互聯網吸引而來。據預測,從2017年到2020年,我國的工業互聯網市場規模有望從5000億元不到突破到7000億元,同時全球工業互聯網的市場規模也將在2023年增長至140億美元左右,不僅達到的規模十分喜人,而且高達30%多的年均復合增長率也令人驚嘆。

巨大的市場前景也吸引著各行業企業紛紛布局。梳理國內工業互聯網的進程,可以看到三條分支在其中盤繞,一是航天科工、海爾等制造業翹楚著手自建工業互聯網云平臺;二是阿里、騰訊等互聯網巨頭;三是用友、浪潮等既有傳統企業服務基礎,又有互聯網創新基因的IT企業。這三股勢力企業,都在基于各自優勢搭建平臺和生態圈,但實力孰優孰劣?

自給自足派:以航天科工、海爾為代表的傳統制造企業

縱觀全球市場,美國GE、德國西門子已分別推出Predix(通用工業互聯網平臺)和MindSphere(西門子開放式云平臺),其應用已滲透到制造業研發、生產、管理、物流等全流程,不斷推動制造業研發創新體系、生產組織方式和經營管理模式的變革。

在近些年云計算、大數據等信息技術的推動下,國內的工業互聯網也迎來轉型升級快速發展期。以航天科工、海爾為代表的傳統制造企業,依托天然的制造基因,率先走在前列。

2017年,航天科工推出了中國首個工業互聯網云平臺INDICS,在IaaS層自建數據中心,在DaaS層提供豐富的大數據存儲和分析產品等,在PaaS層提供工業PaaS服務,以及面向開發者的公共服務組件庫和200多種API接口,支持各類工業應用快速開發與迭代。

家電巨頭海爾集團則基于家電制造業的多年實踐經驗,推出工業互聯網平臺COSMOPlat,該平臺在2018年2月獲批“基于工業互聯網的智能制造集成應用示范平臺”,成為全國首家國家級工業互聯網示范平臺。無獨有偶,美的也將自己定位為工業互聯網解決方案提供商。此外,36天“閃電”登錄A股市場的富士康更是將自己打造成“工業互聯網第一股”。

以航天科工、海爾、美的等為代表的企業,其優勢是本身自己就是制造企業,對生產制造流程輕車熟路,其打造的工業云平臺更多是從制造業的思維出發,在具體的生產制造環節具有優勢。但是,這些企業往往缺乏互聯網基因,云計算技術底子薄弱,更多時候是從自身的制造需求出發,以自給自足為主。

廣義來說,這些企業要想將自家制造業務上的工業云布局經驗復制給同行,無論是能力還是可借鑒特點上,都存在弊端。難以推而廣之。對于缺乏互聯網技術基因和推廣能力的制造企業來說,其實更多的是外行做內行事,遠遠在技術邊緣行走,造成資源浪費。

賦能派:以阿里騰訊為代表的互聯網企業

工業互聯網的本質也是互聯、是云,在云服務上有積累的互聯網企業,無疑成為拓荒工業互聯網的領軍者,其中以阿里和騰訊最具代表性。

先說說阿里,在2016年,阿里云與徐工集團聯合共同搭建“徐工工業云”;2017年,阿里云發布ET工業大腦平臺,通過數據、算法對傳統的工業生產線進行智能化改造。隨后,阿里云也與比亞迪、中石化、協鑫光伏、國家電網等一系列工業制造企業和政府機構進行合作。

較阿里云2009年進入云計算領域,騰訊云慢了點,2013年全面開放、2015年決定全面發力云計算。在深入工業領域的時候,騰訊通過提供云平臺等基礎設施的方式,將互聯網技術和經驗,開放給制造企業,選擇與制造企業合作模式推進。比如,騰訊云和三一重工合作的“根云”項目。

相比傳統制造企業,阿里、騰訊等互聯網企業對工業互聯網的部署,其背后的主線是,發揮在互聯網、云計算上的沉淀和積累優勢,以技術見長,將在消費云領域積攢下來的計算力能力和經驗,結合工業制造業的特點去賦能和共建。

但無論是阿里還是騰訊,本身擅長的是互聯網技術,但云平臺的搭建還需要專業、全面的工業知識做支撐,能夠深刻理解工業制造業的痛點和邏輯,這些并不是阿里和騰訊所擅長的,因此,阿里和騰訊為制造業賦能還有一段難以跨越的距離。另外,阿里和騰訊是基于公有云平臺,在地方和特色地區推廣工業互聯網并不具備個性化服務特色,難以為工業互聯網把好脈。

生態派:以華為、浪潮為代表的IT企業

阿里、騰訊以公有云為基礎、以工業云作為落地平臺,而以用友、浪潮為代表的IT企業,有著多年工業企業服務實踐和相關知識,積累了豐富的互聯網創新技術和應用能力,都聚焦開放生態系統的構建,不過兩者在賦能工業制造業的方式上也存在差異。

相比傳統制造企業,以用友、浪潮為代表的IT企業有著強大的互聯網技術基礎,能夠為制造業提供基礎設施和技術支撐。不過,用友在軟件、平臺等層面有著超強的開發設計能力,在基礎設施層主要依賴合作伙伴;而浪潮本身就是云服務、大數據服務商,擁有強大的云服務和計算能力,能夠為制造企業提供基礎設施、平臺、應用服務等整體信息化服務。

可以肯定的是,用友和浪潮都長期專注于企業市場,擁有30多年的企業市場經驗和龐大的客戶基礎,熟悉制造業應用場景,能夠對制造業的問題需求及時發現解決,進行個性化定制,并依托各自的工業互聯網平臺,構建開放的生態體系,將經驗進行推廣復制,這是阿里、騰訊所欠缺的。

鑒于此,投資方與政府方也相繼加入到工業互聯網的發展之中,分別給予資金和政策方面的不同支撐。未來,結合企業方的持續加碼以及需求方的不斷釋放,四方共同的注力有望推動工業互聯網發展進一步提速、進一步深入。

三大問題阻前進

眼下,制約國內工業互聯網發展的因素大致可以歸納為三點:網絡安全、專業人才和標準規范。

其中,網絡安全是制約我國工業互聯網應用的最大隱患。

因為在高度智能、網聯的情況下,工業互聯網的信息安全倘若得不到保障,將會讓整個工廠、企業甚至國家置于開放環境之中,其中相關數據、信息和隱私遭入侵將會帶來致命性打擊。故而,如果不能解決網絡完全問題,工業互聯網的大規模普及也就無從談起。

同時,人才缺乏是制約我國工業互聯網發展的另一因素。由于工業互聯網融合了工業、信息等多方面技術,應用過程中奪專業人才的需求和要求都極高,人才可以說是保障市場發展的必備元素。但目前,我國市場上相關的人才十分稀缺,引進人才成本又過高,人才培養體系也還沒建立健全,解決人才難題不容樂觀,這讓我國工業互聯網發展略顯嚴峻。

此外,標準不足也是制約我國工業互聯網成熟的又一因素。對于工業互聯網發展來說,數據采集是基礎。不過由于目前國內制造業門類多而雜,各種技術與裝備標準有所不同,使得數據采集十分困難。與此同時,平臺提供商直接服務、標準上的不統一,也讓行業應用存在一定的銜接問題,可以說標準問題的解決已經迫在眉睫。

企業勝出這樣做

那么,面對如此機遇與挑戰并存的局勢,我國企業又該如何做才能從激烈的競爭中突圍而出,搶先占領行業的發展高地呢?

不少業界專家認為,首先企業要找到符合自身的好定位。作為工業互聯網平臺公司,需要將自身的認識從單純的提供技術、產品來盈利,轉化為給行業提供發展的“黑土地”。簡單來說就是,平臺方要擁有自己的造血能力,為此一方面可以打通上下游,將自身的經驗、技術和服務提供給上下游企業,從而形成一個完整的產業鏈閉環;另一方面也可以每開辟一個細分行業,就牽手一家龍頭企業,通過合作互惠來共同發展。

其次,平臺方要有長期作戰的實力和心理準備。工業互聯網作為一個信息技術企業與傳統企業合作發展的共通項目,構建一個“大而全”的平臺需要長期的技術積累,以及長時間的細分行業應用測試。這些都需要平臺方通過與相關企業合作來完成,而且也急不來。未來,為滿足行業市場的不同需求,平臺應用的趨勢將會是多樣化,這是一個巨大的發展機遇,企業只有做好長期作戰的準備,兼具強硬的實力,才能在機遇到來的那一刻順勢而上。

围棋